日出云俱静 风消水自平

割断

我把时间的长线割断

交叉缠绕满身

这被割断的时间线包裹的身体 被割断了时间


从此时光只从我身边流逝

时针 分针和秒针于我不再有任何意义


慢慢地  这世界上其他所有被时间所流逝的一切也与我分裂

他们的意义  不再共鸣于我的意义

他们的标准  只要与时间相关  就与我无关

这个建立在时轴上的世界  被我脱离


一刻就是永恒

永恒可以只是一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