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云俱静 风消水自平

精灵舞

收起翅膀

我要在天空坠下的一颗冰蓝色水滴上跳舞


翻腾跳跃  回旋踢踏

依着水滴的弧度弯折身体

用一个转身来描述冰蓝颜色

再飘飘落下 模仿重力的不舍


水滴堕地一刻便是舞蹈落幕之时


一颗水滴从天空落下地面需要多长时间 我并不知道

但请记得我用生命燃烧出的舞姿

然后 请不要问我舞终了后的去向


人间地狱

活着的我们 都各自沉浸在自己的地狱之中  

不可自拔

拒绝救赎


影子

我用手来写词句

黑色的线条滑行

投下我心的影子


蔓株

或许这个世界是唯物的

但我的世界绝对是唯心的

那小小的物质基点  天上地下地 无限延伸着我的灵魂蔓株


诗的季节

秋天是写诗的季节


风吹过我的耳朵  心中就泛起诗的涟漪

阳光斜斜地射进我的眼睛   文字的光芒闪现

一片树叶飘下   在空中划出一串句子

玻璃上的我的映象  全是纠缠的语句

我的头发长长直直  就像我脑中不断流淌的长句

目光扫过各种影像  短词被莫名的情绪闪电般串连激活

就算伴着音乐  我的脚下踩出的 也是歌词的节拍


这一季   所有的语言都是我可使用的魔咒


瓷器

心中爆裂喷涌的怒火  烘烤我土地一般的 黄的皮肤

烧成薄薄一层瓷片

血肉耗尽  只剩苍白的瓷色

用青绿的颜料 由线笔细细勾出 柔和五官


这是我新的面具和身体

中间空悬一颗死寂的冷心


如果你抚摸我的面颊

冷硬的触感也许会让你觉得我不可摧毁

但是 仅轻轻地一推

是的 轻轻一推

我就被你轻易地打碎在地

碎瓷中一颗黑灰的石心 上面裂痕弥漫


割断

我把时间的长线割断

交叉缠绕满身

这被割断的时间线包裹的身体 被割断了时间


从此时光只从我身边流逝

时针 分针和秒针于我不再有任何意义


慢慢地  这世界上其他所有被时间所流逝的一切也与我分裂

他们的意义  不再共鸣于我的意义

他们的标准  只要与时间相关  就与我无关

这个建立在时轴上的世界  被我脱离


一刻就是永恒

永恒可以只是一刻


窗外的。。。

办公室的窗外静静地立着一株花树

馥郁芬芳  甜香引人

只要一开窗通风

花香便随风乘势  入室而来

令人惊异不已  四处寻找

暮然回首 方在窗外找到这暗香之源


窗只开一隙  这一隙却香风不绝

源源地扑到脸上

再看窗外的花株  也觉得越发素雅宜人

星星点点地小花  团团聚拢枝头

在浓绿的映衬下  白出一股雍容

微风来  花株摇

枝头花团在风中轻轻点动

风姿款款   


花瓣尽力张开  绽出满满一蓬花蕊

蕊丝不密不疏地攒成一团

在不亮的天光里  仿似一团笼在花前的 轻烟 雾纱


花株下的地面  积着几处重重叠叠的花瓣

不多 或七八瓣聚着 或三两片围着

只几处  却把周围的地面也拉进了花株的静景中


我的心也静下来  时间慢到可以感觉到它的流逝

美丽是如此强大的存在!

这一刻  我真心赞叹感谢这世间的一切美丽!

妄想

即使我在全身涂满颜色

我也不是彩虹


即使我把自己浸没水中

我也不会化为清水


即使我在身上缀满花瓣

我也不是花株


即使我披上绿叶 不动肃立

我也不会长成树木


无论我怎样地在我身上抹上各种别它的特征

我的内心坚守这一孤独又圆满的自我

我成为不了别人


无论在我内心怎样地渴望抹掉自己 成为他物

自我不灭  灵魂不息

我仍然是我自己


好可怕的执念! 好无奈的坚持!